http://www.stitchapps.com

公共网络:群体开放式创新商业模式应运而生

  在传统的商业模式中:消费者扮演着送流量和消费的角色,因为消费是利润之源,利润是资本之根,我们每天用大量的休闲时间和智能手机刷各种APP,给这些平台输送流量、数据、和消费,在不知不觉中,一个个万亿级别的APP因为我们的参与诞生了,而我们依然只是参与者和消费者。而在群体开放式创新的商业模式中,我们每个人不仅是参与者更是创造者和共享者,因为,大家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智能手机和休闲时间就是资本,于是只需要转变组织方式,大家的智能手机作为公共网络的基础设施,休闲时间作为公共网络的工作时间,大家利用智能手机和休闲时间搭建属于自己的公共网络,实现全民控股公共网络。实际上,互联网的主人不是科技公司,是人民。人民自己可以控制智能手机和休闲时间的流向,而能够让每个人智能手机和休闲时间产生价值的地方只有公共网络,因为公共网络:人民是股东。

  公共网络的发展是市场选择的必然趋势。在10年前,公共网络发起人高金波在给企业做战略咨询的时候发现一个趋势性问题:即石油--内燃机--汽车会被电力--电池--电动汽车所取代。这一替代性结果对国家和民族而言是“换道超车”的机会。但对石油行业来说是利空。对此,高金波开始给他的客户战略性建议即:联合其他民企、央企、国企一起建立一个电商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发行提货权,随后把提货权与平台股权打包卖给消费者。等于说在新的电商平台买东西送股权。可以通过预售把钱提前收回来去还银行贷款,这样就把债务转为了订单。与此同时,还可以用提货权去投资电动汽车全产业链方向,从而可以控股电动汽车全产业链,使危机转化为机会。

  这个建议在当时是战略性的、影响深远所以需要找到多部门联合“负责人”。但,对于大多数企业而言“在箱体内解决问题”的思维是最安全的解决方式,因此上述战略建议并未执行。于是,2013年高金波将企业如何解决债务问题的方案写成了一本书,并于2016年被中信出版社出版,名为《智能社会》。高金波发现,从全市场的角度看,所有成本均为人力成本,中国创新的困局、全球经济之困局实为结构性困局,要摆脱这一困局非个体力量所能逆转,只有群体在互联网上达成创新契约,才能使劳动者逐渐退出全职,为智能化腾出空间,摆脱人机竞争的局面,最终让智能机器为人类打工。

  在经历了10年的积累、探索、实践、试错、找负责人推动解决方案。最终,公共网络发起人将一套成熟的系统解决方案推向了市场:即把市场整合到“全民控股的公共网络”之上,通过全民参与控股的全新组织方式,搭建起一个个的独立的APP平台,任意一个不同内容的APP平台的用户资源都是共享用户资源,即都是公共网络的股东。

  《智能社会》可以说是公共网络建设的指导书。2017年公共网络第一个创新项目“云钱包”开始针对B端进行开发,2018年5月针对C端的云钱包产品App正式上线。这也是公共网络旗下的第一个创新项目正式落地。云钱包旨在构建一个以集成记账、股权管理和资源配置为一体的公共网络。全民和中国制造可以通过参与分享免费领取这一网络的记账权和记账服务,大家在参与分享过程中提前领走公共网络创新方向前置的股权。目前,经过一年的发展,截止2019年8月,“云钱包App”股东数由5000人增长至400万,净增长700%;商户数由800增长至40000,净增长50倍,随着注册人数的增多,云钱包也为后续的创新项目的成功落地奠定了良好股东基础。

  云库房是公共网络的第二个平台,目的是将中国制造的生产力整合成资本,服务中国制造的员工和大众。目前云库房建设初见雏形,全国各地商户纷纷入驻云库房并领取了云库房免费的股权,已有几十家餐饮连锁企业已成功入驻了云库房。同时,云库房登记合约也在紧锣密鼓进行中。截止发稿日,股东在云库房登记合约已达到400多亿,云库房已全面向具有公信力的企业邀请进行企业登记。最终登记的股东与中国制造企业在云库房完成合约履约。当云库房网络完成后,中国制造企业和商户就可以在云库房内发行提货权,大家用自己发行的提货权给政府纳税、支付工资、消费、投创新等等。

  公共网络除了目前已经落地的云钱包和云库房两大创新项目外,智能教育的开发工作也在上海开展,新社交APP的架构也已完成,这意味着今年下半年公共网络旗下智能教育和新社交将会陆续上线,届时,公共网络旗下会落地四个创新项目。每个创新项目即独立又相互联系,因为参与者都是这些项目的股东。未来,公共网络创新方向还包括:智能医疗、智能农业、共享出行、共享庄园、无人驾驶等诸多创新项目。

  公共网络由一个个APP和网站组成,每个APP和网站都肩负不同的使命。每个APP的方向与功能都具有唯一性,创新者共享用户和股东资源,相互协作,将各个APP平台的功能发挥到极致。公共网络通过群体开放式创新的这种组织方式,将可以更轻松的穿破传统商业模式对互联网的垄断。

  搭建全民控股的“公共网络”,让全民来持股,让股东群体参与创新、一起约束创新和保护创新。因为每个人更喜欢做股东,而不喜欢做用户。股东群体不希望重复支付成本,这个内在要求可以保证每个创新方向都具有唯一性,最大限度的节省资源和能源,把属于未来的资源留给未来。股东群体会优先购买自己持股公司的产品与服务,这会给每个创新企业带去充足的订单。股东可以通过投票更换管理团队,从而保障最优运维和管理团队可以持续竞争上岗,使创新企业始终充满创新活力。

  全民持股公共网络将从根本上消除低水平重复建设,大家可以花最少的时间赚最多的利润。利润再投资,转化为智能机器,将可以使我们逐渐退出全职劳动,使智能机器和公共网络为我们打工和服务。

  随着股东数量的增加和创新者的加入,公共网络正在延展出新的功能、属性和平台。从分销到社交、从社交到教育、从教育到出行、从出行到旅行,从旅行到住宿,从基础功能到金融功能,从金融功能到实体产品与服务,最终覆盖到社会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并持续迭代。

  最终,股东会发现:公共网络已经把大家的休闲时间、闲置资源、闲置生产力、闲置劳动力、闲置智力统统转化为了资本!在公共网络之上,智力平等、经济自由、时间自由将变成标准配置。公共网络也因全民持股、全民创新,开放、合作、平等而具有唯一性和不可复制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